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美国的阿富汗败局:托洛茨基的责任

李建秋的世界 · 2021-08-18 · 来源:李建秋的世界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不仅是阿富汗,在伊拉克在越南也是一样,这事得怪托洛茨基。这事听起来有点魔幻,不过我所讲的一切事实,都可以进行查证的。

  “那么我亲爱的国务卿,建立资本帝国主义还需要什么?”

  布林肯回答道:“资本帝国主义不可能再建立了……便宜的炸鸡、硕大的烤箱、24小时不用关的空调、油随便烧的大排量汽车、60万高华、8000万个红脖子,总之需要一个MAGA的国家才能完成他。但这个强国已不复存在了。“

  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不仅是阿富汗,在伊拉克在越南也是一样,这事得怪托洛茨基。这事听起来有点魔幻,不过我所讲的一切事实,都可以进行查证的。

  讲一个故事。故事要从欧文克里斯托尔这个人谈起。

 

  欧文·克里斯托尔是新保守主义的教父。

  欧文·克里斯托尔于1920年1月20日出生在纽约的布鲁克林,他是欧洲犹太移民,就读于纽约城市大学,纽约城市大学这个大学很有意思,它是美国19世纪理想主义的产物,其创始人韦伯斯特博士担任第一任校长,在1849年学校落成后,韦伯斯特博士说

  要尝试的是,人民的孩子、全体人民的孩子能否接受教育;一个最高级别的机构能否成功地由民众的意愿所控制,而不是少数特权者来控制。

  也是因为如此,纽约城市大学从一开始就较为平民化,它是一个公立大学,在当年美国自由主义泛滥,无比崇尚自由经济和私人经济的时代,纽约城市大学为无数的工人阶级子女,尤其是犹太工人阶级子女提供了一个再适合不过的圣地,号称穷人的哈佛,无产阶级的哈佛,这一点是和同城的哥伦比亚大学有极大的不同,哥伦比亚大学只有富有的家庭的孩子才上得起。

  这种独特的办学气氛,自然洋溢着无产阶级感情,在西班牙内战期间,许多纽约城市大学的校友自愿参战,13名校友牺牲,在纽约城市大学NAC大楼二楼的纪念碑上,依然可以找到这些人的名字。

  从20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激进主义就充分表露了,在纽约城市大学的自助餐厅,尤其是1号阿尔科夫自助餐厅,是世界上唯一可以举行托洛茨基主义者和斯大林主义者公平辩论的地方,而克里斯托尔就读此大学的期间,正好是1936年到1940年,是该大学在政治倾向最为激烈的时候。

  由于托洛茨基主义的独特吸引力,外加上托洛茨基本人也是个犹太人,克里斯托尔成为托洛茨基的粉丝也就毫不奇怪了,实际上创立新保守主义的大佬大多数都是托洛茨基主义者。

  除了克里斯托尔外,号称“战后美国顶尖知识分子之一”的丹尼尔·贝尔,新保守主义大佬,犹太移民,就读于纽约城市大学,写下了著名的《意识形态的终结》、《后工业社会的来临》和《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

  内森·格拉泽,新保守主义大佬,犹太移民,就读于纽约城市大学。

  欧文·豪,托洛茨基主义者,犹太移民,就读于纽约城市大学。

  这四个人是当年纽约城市大学的风云人物。

  人是环境的产物,从纽约城市大学这个建校的基础来看,培养出一批托洛茨基的粉丝几乎是必然的。

  有一点特别有意思,犹太人似乎特别喜欢掺和政治,而且极容易成为激进派,从苏联到美国都是如此,苏共建立之初有大量的犹太人占据高层,而美国政坛今天依然活跃着大量的犹太人政治势力,例如桑德斯。

  所以问题是,一群托洛茨基主义者,怎么变成后来的新保守主义的?

  六十年代的蜕变

  当一个政治理念兴起后,要经过很多年才能最终成为政策, 其原理很简单:接受新的政治理念的人,往往是年轻人,而年轻人爬到政治高层是需要时间的,新保守主义也不例外。

  六十年代是美国风起云涌的时代,首先年轻朝气的肯尼迪击败了阴沉的尼克松,当选美国35任总统,肯尼迪执政后开始仿效罗斯福搞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提高了最低工资,实施宪法第23条修正案,赋予特伦比亚特区黑人选举总统权利,提出24条修正案,禁止联邦国会或是任何一州根据公民纳税与否来限制其选举权,这些政策都是有利于缓和种族矛盾的。

  肯尼迪被刺杀后,林登约翰逊执政,继续推进民权运动,先后签署了三个民权法案,禁止种族隔离,取消文化测试,美国知识界文化届人士大多数是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对这些政策极为满意,认为过去美国的不公是由于错误的政策导致的,一旦出台了正确的政策,则可从根本上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

  然而这些知识分子错了,从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整个美国经济陷入滞胀,而美国政府也越来越难以满足民权运动日益高涨的要求,两个标志性事件:“伟大社会”的改良失败,以及越南战争让不少自由主义者产生了幻灭。

  七十年代,正处于苏联进攻而美国防守的时期,美国经济的泥潭,叠加上军备竞赛被苏联超越,第三世界风起云涌的民族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不结盟国家运动和77国集团的成立,让自由派知识分子彻底分裂。

  一部分自由派知识分子为第三世界运动和苏联辩护,同时抨击美国政府的对外遏制策略,另外一部分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就是此前的那批幻灭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惊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认为目前第三世界革命运动的结局极有可能与初衷相反,认为美国一定要夺回国际战略优势和国际道义的高地,强调苏联的扩张是威胁的根源,美国必须捍卫自己的价值观。

  民权运动还带来另外一个问题:黑人和犹太人的不和。本身民权运动是力促黑人权利的,但问题在于,犹太人在美国通常较为有钱,一般是商人或者房东,而黑人比较憎恶这群人,视之为剥削阶层,民权运动中出现大批的犹太人商店被砸毁,黑人学生批判犹太教师之类的事件,而碰巧自由派知识分子里面一大批人都是犹太人,引发了他们的恐慌。

  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啊,谁会想到在美国,我们会活着看到这一天:一个政府机构要求高等院校对其院系进行种族普查,调查印欧人的比例(传统上这只是“雅利安人”的另一个术语)?谁能预料到,在公众争议很少,自由社会大力支持下,会发生这种情况?这种奇妙的情况是怎么发生的?

  -------克里斯托尔,1974年,《财富杂志》

  彼时刚好美国保守主义正陷入苦闷之中,二战领袖罗斯福执政时间太长,连任了四届总统,罗斯福主张自由主义,同时罗斯福又奉行凯恩斯政策,一代美国人在罗斯福的影响下成长起来了,这一代美国人长大后占据了美国的知识界,文化界,智库等等,保守主义始终处于一种被打压的状态,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分裂给了他们一个绝好的机会,保守主义者和分裂的自由主义者组成了奇怪的组合:新保守主义

  这个问题,请参见本人所写的:

  谈一谈美国智库的演变和发展,联想一下最近的NGO问题

  而上面所提到的克里斯托尔就是其中一员,除了他外,还包括他的校友丹尼尔·贝尔,内森·格拉泽,以及李普塞特,迈克尔诺瓦克,理查德派普斯,以及后来大名鼎鼎的亨廷顿等等,而在所有的人里面,克里斯托尔特别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些新保守派学识渊博,是著名的媒体人或者学者,部分还是高级行政官员,在1974年的“美国最有声望的70名知识分子”评选中,新保守派占了四分之一,丹尼斯贝尔甚至排到了前十,相对比传统的保守派,这群从自由派分裂出去的知识分子更有智力优势,更了解自由派的话语,他们非常重视媒体对公共舆论的塑造作用,借助媒体扩大自己的声势,他们整个重塑了保守主义。

  新保守派创办了大量的期刊,例如《评论》《公共利益》《国家利益》《世界事务》《新共和》《旗帜周刊》,一些著名的刊物例如《外交事务》《外交政策》《华盛顿期刊》《国民评论》《福布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等也被他们渗透,新保守派创立了美国企业研究所,安全政策中心,以及把持了美国后来著名的智库:传统基金会。

  话语权的塑造

  作为非常了解自由派,并且不少是托洛茨基粉丝的新保守派,在无论对阵自由派还是苏联都拥有强大的思想优势和舆论优势:他们深深的了解他们,他们只是不相信。

  所谓的政治思想和政治派别,无非是对社会问题的不同的解决方案,由于彼此谁也不能说服谁,不免会在政治上,舆论上,甚至军事上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而在美国内部,显然舆论更加重要。

  从社会思想到宗教思想,从政治理论到经济理论, 新保守派不断的更新着自己的武器库,让传统保守主义者眼花缭乱:居然可以这么玩?

  拉弗曲线的宣传,真是新保守派的一大创举,一个政治宣传,能被写进中国的经济学教科书,岂非令人啧啧称奇?

 

  这就是经济学教科书里面的拉弗曲线。

  拉弗曲线很好懂,用平白一点话说:

  如果税率为零,很显然,政府收不到一毛钱的税。

  如果税率为100%,此时没有任何人再进行商业活动,政府依然收不到一毛钱的税。

  那么从0到100%之间画一条曲线,曲线左边,政府提高税率则会提高税收收入。

  曲线右边,表示税率已经过高,增加税率只会重创商业活动,反而导致税收减少,因此应该减税。

  而X%的点是最佳的税率。

  拉弗曲线如此的浅显易懂,以至于几乎人人知晓,供给学派的基础是拉弗曲线,供给学派要求减税,减少监管,允许自由贸易,供给学派+涓滴经济学,组成了后来声名显赫的里根经济学。

  里根总统不顾高龄,亲自上媒体推广学说。

 

  拉弗曲线使得其提出人阿瑟拉弗声震天下,此人也获得了里根时期的重用,并且于2019年获得了特朗普总统亲手颁发的自由勋章

 

  但是美国所谓的经济学理论何其多?怎么偏偏是拉弗曲线变成了美国的国策?

  原因很简单,是万尼斯基的推波助澜。

  朱德·万尼斯基,美国记者,他的父亲是波兰裔,母亲是苏格兰人,祖父是宾州煤矿工人,并且还是共产党员,他上高中的时候,他的祖父送了他一本书《资本论》。

  1974年,阿瑟拉弗和迪克切尼,拉姆斯菲尔德以及万尼斯基在华盛顿饭店吃饭,就在餐桌上阿瑟拉弗反对福特总统的增税政策, 并且描述了拉弗曲线的概念,这个词吸引了万尼斯基,万尼斯基立即对这个概念进行了推广,这是拉弗曲线后来声名远赫的最重要原因。

  和拉弗曲线一起被推广的,还有“供给学派”,巧合的是,万尼斯基又创造了“供给方面经济学”。

  拉弗曲线是正确的吗?从逻辑上来说如此简单的一个抛物线就能描述复杂的税收问题?开过国际玩笑吗?实际上拉弗曲线从来没有被验证过。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拉弗曲线是正确的,但是拉弗曲线在描述的时候,是左侧和右侧区分的,在左侧是需要增税,而在右侧是急需要减税,可是但凡新保守派在描述这个词以后,其推行的政策一律是减税。

  凭什么?凭什么不是增税呢?又有什么理由去判断你就在右侧呢?

  这是一个无人回答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是经济学,这是政治。

  万尼斯基是宣传界的圣手,除了拉弗曲线,供给学派外,各位当年所熟知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可也是他的发明。

  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新保守派在里根时代大放异彩,里根以美国工人阶级为代价,换取了美国的喘息时间,取得了所谓的成功。

  在五六十年代美国工人可以一个人工作,养活一个老婆,两个孩子,能买一栋房子,两辆车和一条狗,但是在里根时代,整个美国到处都是亟待出售的工厂,但无论如何,美国经济好转了。

  八十年代末苏联已经岌岌可危了,苏联的岌岌可危也带来了新保守派的岌岌可危,毕竟新保守派当年就是反苏起的家,苏联不存在了,新保守派何存?

  八十年代末,著名的新保守主义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国家利益》上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文章《历史的终结?》掀起了一场世界级别的大辩论。

  冷战的终结逼迫新保守派面对一个问题:苏联都不存在了,那么新保守派何去何从?美国外交政策应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很难以回答,因为过去老的保守派天生就有孤立主义倾向,美国的孤立主义从建立北美殖民地就开始了,清教徒就是因为不满欧洲的宗教政策才来到了北美,华盛顿总统在卸任的时候一再的告诫美国人,不要去卷入欧洲人的争斗。

  在这个转型的关头,铭刻在新保守派骨子里面的托洛茨基在这一刻,终于觉醒了。

  老布什是是标准的老的保守派,在发动海湾战争的时候获得了联合国的授权,打退了伊拉克的进攻就草草收兵了,克林顿时期有扩张的本钱,经济也不错,但是克林顿本人还算较为谨慎,虽然发动过战争,终究走了中间路线。

  威廉克里斯托尔,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新保守主义教父欧文克里斯托尔的儿子(以下称小克里斯托尔),在这时候领军了新保守派,1994年,小克里斯托尔担任了共和党未来计划主席,并且成为了金里奇的最重要的幕僚。

  小克里斯托尔参与撰写了后来最重要的共和党纲领:《与美利坚的契约》,就在1994年,第104届国会两院选举,共和党大获成功,成功重夺美国国会众议院及参议院控制权,终结民主党对国会长达40年的控制权,民主党在参议院失去8席,众议院失去54席。共和党自1952年以来首次全面控制国会,也夺得过半的州长席次,并首度成功控制超过一半的州议会席位

  1994年是如此重要的年份,保守主义的大回潮甚至连好莱坞都受到了影响,保守主义有史以来最佳的宣传片《阿甘正传》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导演奖等6项大奖

 

  初战告捷,新保守派士气大振,小克里斯托尔马不停蹄的和另外一名保守派干将罗伯特卡根共同在《外交事务》上发表了《朝向新里根的外交政策》,要求美国继续广泛参与国际事务,提高民众对美国价值观特殊性和优越性的认识,增强其对“历史交给他们的道德和政治领导责任”的责任感,大规模提高国防预算,是潜在的对手做梦都不敢和美国对抗,建立美利坚治下的和平。

  同时提出《美国新世界计划》,分别撰写了《当前的危险》、《重建美国的国防》、《布什主义》、《国防及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战略》,这里面不少思想在中国广泛流传。

  本来新保守主义此时已经丧失了市场,但是一个历史的机遇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没有911,世界会发生何种的变化?

  如果没有911,中国是否依然被压制?亦或者我们会丧失历史性的机遇?

  「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废物理论,没法培养积极的国际阶级团结精神。而只有昂扬的阶级意志,才能很好地为革命性军事干涉打基础,使类似行动不失价值。在干涉问题上——正如自身政策的其他方面一样——莫斯科根本无视国际工人阶级的思想感情。由此,它最近的外交「成就」不可救药地丑化了苏联并使世界无产者内部弥漫着极端张皇的情绪。

  -----------托洛茨基《再谈苏联的阶级性质》1939年10月18日

  “新保守派认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必须超越狭隘的、字面意义上的‘国家安全’。这个目标应该是获得世界霸权的国家利益,因为它由对国家命运的感受而不是由近视的国家安全来定义。”

  -----------1983年,欧文·克里斯托尔

  从某种程度上说,世界革命和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与武力推行美国制度和孤立主义区别没那么大,苏联在阿富汗这个实验田试图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不成功,美国在阿富汗这个实验田进行资本主义改造,也不成功。

  凸显“美国昭昭天命”,和“苏联老大哥”其实没什么区别,“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主权,而各社会主义国家的主权则是有限”和“只有那些负责任的国家才可以享有绝对主权,无赖国家则不能享有绝对主权”区别又有多大?

  这里面非常有趣的是詹姆斯·伯纳姆,1933年,此人参与组建了美国工人党,1934年,詹姆斯·伯纳姆支持该党和美国共产主义联盟合并,1935年与该党的托洛茨基派联盟,最有趣的是,就在1935年,他和托洛茨基成为朋友。

  由于美国研发出原子弹,1947年他发表了《为世界而斗争》,写道

  “我们承认,由美国发起和领导的世界将是一个世界帝国。在这个帝国联盟中,拥有原子武器垄断地位的美国将拥有全世界所有其他地区的决定性物质力量。在世界政治中,也就是说,不会有权力的平衡”

  这很托洛茨基。

  最奇妙的是,他撰写的《西方的自杀》居然赢得了里根政府的“总统自由奖章”。

  托洛茨基和新保守主义奇妙的联合,压根不是我的空想,早在2003年5月20日,纽约西班牙报《El Diario/La Prensa》 发表了该报政治编辑佩兰芝的《从不断革命到不断征服》,文章指出,布什政府里面的所谓的新保守主义者全是托洛茨基分子,包括国防部副部长沃尔夫维茨,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珀尔美国企业研究所所长欧文克里斯托尔,中东研究室主任乌尔姆瑟等等。

  文章抨击这几位把托洛茨基的 “不 断革命论” 变为 “不断征服论”, 在获取现在的权力后便付诸行动, 称之为 “不断扩张” 论, 宣称 “对美国好的就是对世界好的”, “美国有权攻击任何国家, 只要它发觉有任何危险 。”

  这几位托派分子还没起来回答,倒是触怒了第四国际,第四国际创始人是托洛茨基,对托洛茨基的不敬自然会惹得第四国际勃然大怒,于是撰写文章《新保守主义的历史根源:答对托洛茨基主义的诽谤性攻击》,毕竟第四国际还是以批判美帝国主义形象出现的,如果自称反帝的第四国际居然和美帝国主义的右翼分子师出同门,第四国际自然是脸面无光。

  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属于斯派,那么古典保守主义的孤立政策就属于斯派。

  不断革命属于托派,那不断征服就是新保守主义就属于托派。

  美帝即苏修,苏修即美帝。

  人类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不是吗?

  如果你想让一个人彻底恨你,那么就给他难以偿还的恩泽。

  最凶狠的敌人,恰恰是之前和你有共同信仰的那批人。

  难道我们的历史,不也是这样的吗?

  亦或者,我们今天深受美国新保守主义的敌视,难道是因为我们之前反托派的原因?

  细思极恐。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惊呆了
  2. 吕永岩:评《致高强同志的一封信》
  3.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4.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5. 张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冲突的转折点
  6. 警惕新“驭民三策”
  7. 阿富汗已经变天,可惜不是解放区的天……
  8. 张文宏爆出博士论文抄袭丑闻,抄袭黄海南、韩金祥文章全文仅改了编号
  9. 叫嚣“谁跟民企过不去就跟谁过不去”的大老虎被双开
  10. 阿富汗结局,对台湾的启示!
  1.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2. 子午:张文宏真的是为穷人说话?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惊呆了
  4.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5. 戴着毛主席像章抗疫:“我们是毛主席的人民医务工作者”
  6. 吕永岩:评《致高强同志的一封信》
  7. 吴铭:也说中国舆论场怪像
  8.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9. 又一个,死期到了!
  10.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3.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4.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5.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6. 近期惊动全网的三大政策突变, 在一个闭门会上说透了背后逻辑 | 文化纵横
  7. 吕言夫:毛泽东思想的新定位
  8.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9.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10.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1. 七夕节:感受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旷世爱情
  2. 这个村一年考上11个研究生
  3. 内行人告诉你:邓力群的这套大书,是写毛主席最好的书籍!
  4. 《求是》(2021年16期):习近平:总结党的历史经验 加强党的政治建设
  5. 真正的主旋律导演李前宽老师,一路走好!深憾《抗美援朝》无缘上映之耻!
  6. 毛主席像变白板,偷偷删除就完事儿了?
上海市松江区妇幼保健院